母亲的手

母爱故事

母亲的手更新时间:2014-04-17 16:58 手机版
母亲的手   那天,我倚在老屋外的梨树上剪指甲,母亲走过来,把她的手伸给我:“顺便帮我把这个指头的指甲剪剪,我眼睛不太好,看不清楚。”很惭愧,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为母亲修剪指甲。   其实,母亲的手指甲很圆润,我想,年轻的时候,一定也如人们常常形容的那样——修长如葱吧。可是,如今已经被刻上了岁月的斑驳。母亲的左手的中指第一节是弯曲的,几乎有90°,上面布满了疤痕。这个指头是母亲在割草的时候多次用刀伤到它,后来,据说是里面的筋被割断了,就直不起来了。这样弯曲的手指在后来做饭切菜时,又多次切伤,就成了现在这副伤痕累累的样子。   母亲的手放在我的手心,除了能感觉阵阵的温暖从她的手心传到我的手心,其他的感觉就像握着一片老树皮,对,就像我依靠的这棵老梨树的皮一样。小时候,冬天身上老痒痒,最喜欢的就是母亲温暖的手伸进背心里,不用她挠,她只需要轻轻地用她那像老梨树的皮一样的手在我身上摸摸,我便能浑身舒服了。如今,这手掌上的裂纹更多、更深了,我在想,现在挠痒痒,会不会更舒服呢?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   我将指甲刀放在母亲的拇指甲上,这个指甲已经变得又厚又硬了,我用双手捏住指甲刀,使了很大劲,那指甲才“咔”地跳走了一小块。母亲笑了,这手掌的皮厚,连指甲也这么厚了。好熟悉的话语啊!小时候,我常常长冻疮,整个脚肿得红红的。母亲干完活儿,总会带回一些麦苗叶子,或者在邻家找个药柑回来,将这些东西在锅里煮沸,然后就抓起麦苗的叶子或者柑橘皮敷在我的冻疮上,我的脚都觉得好烫好烫,可母亲的手,就像没感觉。她说:“我的手上那么厚的茧子,不怕烫!”其实,每次给我敷完冻疮,母亲的手也是红红的!   我使了好大的劲,终于将母亲的十个手指甲剪完了,我打开指甲剪,准备给她磨磨,母亲说,这老手有啥磨头,一会儿做事自然就磨平了。我坚持给母亲修磨了。风流老板俏秘书影评   再看看这双长满厚茧的手,从未享受过化妆品的润饰,在岁月的风霜中变得那么粗糙。但是,它却托起了我们原本一贫如洗的家,指给了我幸福的方向……

本页面《母亲的手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母亲的手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uanmeiwen.com/ganren/muai/2291.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优发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