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一夜

短篇散文

一天一夜更新时间:2017-01-09 08:45 手机版
一天一夜   一   申村背靠一座大山,曰大伾山。山的东南面半山腰上有座庙曰伾山寺。寺内有坐式大佛,号称是中国北方最早、最大的石佛。石佛高22。3米,比洛阳龙门大佛还高4米。这尊大佛的年代、身世曾在考古界引起了不小的争论。尽管一千六百年过去了,争论已经平息,然而,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,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伾山寺的香火日见旺盛,大石佛似乎更加神秘莫测了。   二   这天傍晚,大歪急匆匆地从申村街上走过,右手提着一个柳条篮子,篮子里盛满了刚从街上代售点买来的鸡蛋,还有二斤红糖,怀里还揣着用手帕包着的刚从东地砖厂取到的二百元工钱。老婆就要生了,大歪有些兴奋。已经是清明时节,杨树上的叶子已经“哗哗”地开始拍手。“杨叶响,脱衣裳”。该是脱去棉衣的时候了,可大歪还穿着黑色的棉裤棉袄,脚上穿着一双带松紧的黑色条绒布鞋。大歪鼻尖上挂着汗珠,脸上涂满了落日的红光。太阳落在了大伾山后,像一颗原子弹落在了地上,无声地爆炸了,崩发出万道霞光,像万丈刀剑,呈扇面状射向大伾山的天空。大伾山黑色的影子向申村压了过来。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   申村进入了夜色之中。炊烟从黑灰色的瓦房顶上袅袅升起,烧玉米杆儿的味道和熬玉米粥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,赶牛牵驴,荷锄挑担的人们从田地里回来,走在申村的街巷里。四合院的灯光一点一点亮了起来,与伾山寺的灯光连在一起,与天上的星星连在一起。   跨过从大佛寺延伸下来的大佛路十字,西大街路北第二家就是大歪家。红砖门楼,黑色大铁门,三间新修建的红砖瓦房,空落落的一个院子。大歪推门进了院子,就听到了老婆痛苦的呻吟。他赶紧几步进了堂屋。看见老婆半躺在炕上,头发全被汗水弄湿了,粘在脸上。小姨子在地上急得团团转,手里端着一碗水,不知如何是好。大歪赶紧把院里西南角厕所门口的排子车拉到当院,从炕上拉了一床被子铺在车上,小姨子扶着她姐从屋里出来,大歪老婆一屁股坐在排子车里,死去活来的样子怪吓人的。夜色里,大歪拉起车子出了大门,沿着大街,一路向东,出了村,沿着从大伾山发下来的害河向双井医院奔去了。夜幕里正在抽穗的麦子,成片成片正在盛开的油菜花,害河里哗哗的流水声和一片蛙声虫鸣,大歪一概没有看见,没有听见。   此时,一个黑影从大佛路上游荡下来。黑影来到大歪门口,侧着身子隔着门缝向里张望。   作者简介   李泽斌,男,生于1964年2月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延安市作家协会会员,宝塔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延安市第七届十大杰出青年。现任延安市公安局安塞分局政委。著有散文集《白鸽向着太阳飞》、《感悟风景》。
  1. 如何相见
  2. 英雄说
  3. 女儿的转变
  4. 平安夜是哪一天
  5. 爱也是一种信仰

本页面《一天一夜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一天一夜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uanmeiwen.com/sanwen/32508.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优发国际